“踢毽名腿”王建生

“踢毽名腿”王建生

把毽子踢得行云流水,不仅让王建生收获了快乐和满足,也让他有了一个与全国毽子爱好者切磋“毽艺”的机会。“从1986年开始,我就经常参加一些活动,1987年正式开始参加全国性的花毽比赛。”1990年,王建生参加了全国花毽比赛,与来自北京、天津、广东等全国各地的花毽爱好者一争高下,并获得冠军,他也成为河北省的第一个全国花毽冠军。“踢毽子的行家都知道,想要踢好,不仅要有一枚优质的毽子,一双舒适合脚的鞋子也必不可少,手工制作的圆口‘老头鞋’是踢毽子的最好装备。”二十多年前,保定还有一些老鞋店能制作这样的鞋子,量脚

倒踢紫金冠、金丝缠腕、苏琴背剑……如此潇洒的字眼,在王建生的眼里,都是踢毽子的专有名词。小小的毽子,在他的操控下,像是被注入灵魂的精灵,跳跃着不同花样。痴迷三十载,王建生已经把毽子当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。王建生说,他爱踢毽,更爱这个方寸之地的运动蕴含的“毽德”——— 思想健康、为人厚道、尊重师表。

6月2日,保定市龙潭公园内,跳舞的大妈们将不大的广场占据了半壁江山。年过五旬的王建生绕过人群,在小湖旁边的几株梧桐树下驻足,在此休息的几位老人纷纷与他打招呼。王建生是龙潭公园的常客,也是保定小有名气的“踢毽名腿”。

打开随身携带的盒子,露出两个毛茸茸的毽子,一红一白,这是王建生最喜欢的两个宝贝。换上专业的鞋子,拿出白色的毽子,捋捋毽毛,扔起来随意颠上几脚,便是王建生踢毽前的热身运动。每次正式开踢,王建生都会引起不少路过的市民驻足观看,他踢得酣畅淋漓,围观的市民们看得眼花缭乱。

毽子在王建生的脚上弹起,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,弹在后脚底,紧接着顺着弹力,毽子稳稳当当地停落在他头上,这是王建生拿手的踢毽动作之一,倒踢紫金冠;毽子刚刚落定头上一秒,他又低头将其滑下,颠上几脚,然后突然发力,毽子高高跃起,他右脚也随之抬高,毽子在恰如其分的时间落在其脚底,这叫朝天蹬;将毽子踢到小腿部高度,用脚腕围毽子绕圈,或一圈,或两圈,或里绕,或外绕,被称之为金丝缠腕……小小的毽子,在王建生的操控下,像是被注入灵魂的精灵,跳跃着不同花样。

王建生说,踢毽子这项运动与其他运动不同,一是器械简单,一枚铜钱几根鸡毛便可制成;二是占地面积少,方寸之地也能踢出精彩。“踢毽子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,是中国民间体育活动之一,也是一项简便易行的健身活动。”每每说起毽子的悠久历史,王建生都有一种莫名的自豪。

制作毽子的原材料可谓多种多样,王建生说,最简单的原材料就是牛皮纸,将牛皮纸剪成羽毛状做毽毛,放置在一枚铜钱或螺丝垫片中间的小孔里,再拿布将铜钱或螺丝垫片包起来,最后用针将布缝紧,一个简单的毽子就制成了。“可以做毽毛的原材料还有很多,比如鸡毛、鸵鸟毛、火鸡毛等,但这些东西不太好掌握重心。”王建生说,充当毽毛最理想的材料是雕毛,“雕毛柔韧度好,不易折断,踢起来舒服,与穿在身上的纯棉衣服比较舒服是一样的道理,但雕是国家保护动物,我的毽毛都是过去从标本上获取的。”

说起王建生与毽子的结缘,那得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从他爱好运动说起。从十几岁开始练武术、练摔跤,让王建生成为了一名运动健将,“篮球、排球、乒乓球等,不管什么运动,我都能玩上几下。”

对于毽子,王建生说,由于小时候经常玩,他并不陌生,甚至还因为毽子赢过几盒烟。“在痴迷上踢毽子之前,一个朋友跟我打赌,说我做十个脚腕缠绕毽子的动作,成功一个给我一盒烟,他以为我一个都做不了呢。”王建生说,他做成功了四个,赢了四盒烟,“当时我就觉得我有踢毽子的细胞。”

1982年,王建生22岁,他听说古莲花池有很多踢毽子高手,能把一枚小小的毽子踢出上百种花样,虽然接触过毽子,但如此繁多的踢毽花样还是让他心生几分好奇。“在古莲花池,看着毽子在几个老师父脚上像精灵一样,我突然就有了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。”

初次在几位踢毽老师父面前出脚,王建生还是多了几分生涩,与他们的脚法和花样相形见绌。“因为擅长运动,我还是有点优势的,老师父们说我有‘毽性’,希望我能多加练习。”从此,踢毽子成了王建生生活中的重要部分。“当时我工作的车间有一个工友也喜欢踢毽子,我俩经常在空闲时间玩上两脚。”除了车间空地,保定市大大小小的公园成了王建生的“主战场”。

练得多了,王建生的水平更加得到了老师父们的认可,他们都喜欢这个有“毽性”又肯练的“徒弟”,有些老师父一天不见王建生,都会跑到他家里找他,甚至将他们最珍惜的宝贝毽子送给王建生。“我特别有人缘,师父们都喜欢教我,都给我东西。”“有一个老师父得了绝症,他知道自己时间不长了,但一直没有告诉我,当时也没手机,他临终前托人四处找我,得到消息后我赶忙赶到了他家里。”王建生说,老师父四处找他是想把自己保存了几十年的雕毛、孔雀毛和猫头鹰毛留给他,这对王建生是一个非常大的触动。“这是师父对我的厚爱,我不能辜负了他。”

从1982年开始苦练踢毽子,三十多年里,王建生从青年步入知天命之年,也逐渐将爱好变成了痴迷。“实话实说,现在我一天不踢毽子,吃饭都不香,下班先踢上一盘,直到大汗淋漓,吃饭才特别有胃口。”王建生说,没退休之前,每天下班他会先去公园踢上三四个小时才回家。“当时真是不觉得累,玩得就是高兴,家里人也不反对,这不影响工作,也能锻炼身体,总比整天打麻将赌博强吧。”

对踢毽子的痴迷程度,有时候连王建生自己都感到惊讶。“有时候晚上做梦都在踢毽子,经常半夜把被子踢下床。”多年以前,儿子刚会走路,需要人照看,但这也阻挡不了王建生踢毽子,“踢着毽子看着儿子,两不误。”

把毽子踢得行云流水,不仅让王建生收获了快乐和满足,也让他有了一个与全国毽子爱好者切磋“毽艺”的机会。“从1986年开始,我就经常参加一些活动,1987年正式开始参加全国性的花毽比赛。”1990年,王建生参加了全国花毽比赛,与来自北京、天津、广东等全国各地的花毽爱好者一争高下,并获得冠军,他也成为河北省的第一个全国花毽冠军。“踢毽子的行家都知道,想要踢好,不仅要有一枚优质的毽子,一双舒适合脚的鞋子也必不可少,手工制作的圆口‘老头鞋’是踢毽子的最好装备。”二十多年前,保定还有一些老鞋店能制作这样的鞋子,量脚定做的鞋子舒适合脚让王建生欣喜不已,但随着时间流逝,老鞋店逐渐地在城市中消失。

这可急坏了王建生,但他很幸运,遇到了一位肯教他做鞋的老师傅。为了做鞋,王建生着实下了一些苦功夫。“刚开始做得慢,自己买机器上的传送带制作鞋底,用锥子缝制,一个小时才能做一只鞋,而且用手拉线勒得手疼,后来就快了,四十分钟就能做一双。”王建生说,他学会了按自己的脚型做鞋,这样穿起来更舒服,对毽子重心的掌控也更精确。“买的鞋不如我做得好,每次做完一双鞋,我都感觉自己特别伟大。”到现在为止,王建生已经自己制作了三十多双鞋,每次踢毽子,他都会换上一双。“其实,很多专业踢毽子的人都自己制作鞋子,但我觉得我做得最好,因为我是老师傅教的。”

“踢毽子运动有太极之美,旋转、缠绕、跳跃,刚柔并济,有时候也给人一种舞蹈的优美感。”王建生说,这是他多年踢毽子的亲身体会。

王建生把踢毽子的动作分为五大类:踢、提、跳跃、静止、缠绕。“这五个动作只是踢毽子的总体动作,靠这五个动作能演变出上百种技巧。”外行人很难想到,一个小小的毽子,居然可以蕴含着如此丰富的技术内涵,王建生说,虽然做不到全部,但做出近百种的技巧对他来说并不难。

为了将毽子踢出更多精彩,王建生不仅在保定拜了几位老师父,他还曾经专门去北京、天津等地与一些踢毽能人交流,并拜师学艺。“很多已经不准备收徒弟的老师父,却把我当做他们的徒弟,不仅教我技术,还教我做人的道理,因为我是真心实意地学习,也懂得尊重他们。”“保定民间有两大知名的运动项目,一是铁球,二就是毽子。”为了完善自己的踢毽水平和花样,王建生曾骑车到保定的一些县区寻找踢毽爱好者。“确实找到了很多踢毽子的老人,这项古老的运动不能老停留在原地吧,大家一起探讨动作、研发新技术,想法综合到一起就能更好地发扬‘毽子文化’。”

随着年龄逐渐增大,王建生开始思考如何将踢毽子这项运动更好地传承下去。但他说,他不轻易收徒弟,因为能够恪守“毽德”的人不多。“我曾经也收过几个年轻的徒弟,但最后都不练了,有的因为生活所迫,有的因为做人上的问题。”思想健康、尊重师父、为人厚道且能不让名利影响对踢毽子的坚持,这是王建生所认可的“毽德”。“很多传统的东西都没落了,都是因为传承问题。”为了培养接班人,王建生不仅免费手把手地教,还会送给徒弟一些毽子,他甚至曾自掏腰包资助一个徒弟去外地进行交流。一些学校也请他定期教孩子们踢毽子,算是校外辅导员。此外,王建生还建立了一个名为“中华毽”的QQ群,让天南海北的毽子爱好者在此相互交流。说到将来,王建生说,只要活着,他会一直踢下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